羊驼kekeke

钓鱼 糖珍


“玧其啊!玧其!”


闵玧其别过头,目光从没有动静的鱼饵投向站在船尾的金硕珍。鲜橘色的卫衣很衬他,带上几分活泼,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日常生活,充满热情的生活着。




“还是两条诶!玧其你快看你哥,比你在马耳他时更历害!”


一手抓着鱼竿的中段,金硕珍目不转睛的看着在咬着鱼饵的两条小鱼,因缺水而在空中挣扎,和在马耳他看到自己空寥寥的鱼钩截然不同的小表情,眉眼间全是陶然和得意,嘴角上扬得明显。


藏在帽子下的小表情被口罩掩盖着,闵玧其看着他难掩喜悦的小动作,不常出现的牙龈笑从他的脸上绽放。




“果然啊哥,钓鱼天才啊天才。”


把鱼竿放下,闵玧其的手虚虚搭在装着手机的口袋,




“好想拍下他这个模样。”


鉴于自己的厚脸皮,闵玧其下不了口提出这样的话,只能在心里默默想道,说吧说吧金硕珍。




“诶!我抓到了鱼你不是应该帮我拍照吗!快点!”




“啊...啊知道了。”


闷闷的声音带上几分嫌弃,但手还是迅速按下手机的摄像头。




“好了吗?玧其?”


闵玧其低头看着手机里的小人,明明面前就是真人了,金硕珍想道,他还是看到闵玧其盯着什么的呐。金硕珍抓着鱼竿靠前,整个身子倚向闵玧其。




“干什么呢?”


闵玧其猛地抬起头,帽舌紧紧擦过金硕珍的一嘴唇。四目交投,呆呆的对视着,虽然隔着口罩,但还是隐约闻到金硕珍呼吸时的薄荷牙膏味。




“是和我一样的味诶。”


明显的闵玧其没在意过他们俩的姿势,口罩离嘴唇只相差两公分。回过神来,金硕珍退了一步,嗳味的氛围消散在海风的腥味中,只落下闵玧其一个人在苦恼为什么今天带口罩了。




“鱼...要怎么办。”


鱼一动不动的咬着鱼饵,鱼鳃一张一合,试图在这怪异的气氛下证明自己还活着。




“恩....”


金硕珍把鱼放在红色的胶桶,弯腰低头观察着。回到熟悉的水中,那两条鱼又摆动着鱼尾游动。闵玧其也走了过去,羽绒服紧紧贴着金硕珍的卫衣,找不到一公分的缝隙。两人一起盯着无辜的鱼,试图盯出什么来,殊不知在远处的经记人看着他们两一黑一棕靠那么近脑补着什么。




“放了吧,像马耳他那条鱼一样。”




“为什么啊这是你哥我....!”




闵玧其看着他争辩时在阳光照射下更为水润的厚唇,没怎么经大脑思考就隔着口罩凑上去,




“哥都已经钓了我还不够吗?”




“你...你说什么呢!我去钓墨鱼吃!”
















傻雕结尾




“放了吧,像马耳他那条鱼一样。”




“为什么啊这是你哥我....!”




闵玧其看着他争辩时在阳光照射下更为水润的厚唇,没怎么经大脑思考就隔着口罩凑上去,




“不是夫唱妇随嘛,让牠去找老公不好吗。”




Hell yeah

Single Malt Scotch Whiskey 糖珍 2

#細水長流向
#短小注意⚠️

#1


2


把那道刻有「Genius」的门推开,没有想像中震耳欲聋的EDM音乐,也没有那喧嚣的欢呼。 

「啊......是进错了吗?还难得有一次有心情去酒吧。」
闵玧其尴尬的掏了掏耳朵,不悦的咂嘴,转身便提步离开酒吧。脚跟还没踏上地板,大门只推开了一半,挑拨吉他的零星音符却令他停下了脚步。

把推开了一半的大门,又关上,
「听完才走吧。」,
闵玧其嘗试说服需要酒精的大脑。

走进这有如潘朵拉盒子的地方,映入眼帘的不是五光十色的射燈,昏暗的酒吧里,唯一比较光亮的只有那小小的舞台。一束白光从天花投射下来,照着那个栗子色头发的男人,一身和大学生无误的衣着,一件黝黑Champion的卫衣,浅蓝色牛仔裤。

那修长的手指和微暴的青筋在昏暗中晃动,厚重的前额头发隨着手部動作一晃一晃的。围着舞台比较近的桌子早已坐无虚席,男男女女都低声细语的交谈着,眼里投影的是台上男人準備的身影。

闵玧其坐在酒吧里阴晦的一角,唯一有着光芒的地方,只有台上那个抱着吉他的男人。

Single Malt Scotch Whiskey 糖珍

#細水長流向
#下一章不知道啥時候會發
#也不知道啥時候會在一起
#1







闵玧其还是第一次来这个酒吧。
平常酒瘾起的时候也就是去便利店随随便便的买几瓶烧酒,回GeniusBar独自一人品尝。

但其实闵玧其不差那几个钱,只是怕醉后的独居老人会被店家抛弃于大街上,然后脚步栏跚的走进了别人家,和素未谋面的人厮混。

那,为什么要进酒吧?
闵玧其也不知道,
大概是信用卡里有了好几个零头,
也大概是新开的酒吧离工作室近,
也大概是心里有一股莫名的牽鏈,
神推鬼擁的躯使闵玧其走了进去。

莫名的牽鏈?
想到这句话,闵玧其不禁轻屑的一笑。
都20世纪了,谁还相信素未谋面的男女之间会有命运和缘分的羁绊,然后在这七十五亿人口里找到那有如大海捞针命运中的那个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管!飞咻飞咻!

虽然每个人都有亲!但是飞咻亲了两次!

有这么兴奋吗???金泰亨(⁎⁍̴̛ᴗ⁍̴̛⁎)

深入探讨一下?(表泰)

凌晨十二点,李泰一刚从市场的水房出来,养饱了儿子,但自己的肚子却空空的。
在缘着回地铁的路上李泰一看到了好几个布帐马车,想都没想过就挑了个没人的走进去,打算随随便便填饱肚子就算。

草草了事的点了个杂菜和辣炒年糕,喝上一瓶烧酒,双手拿着酒杯把玩着,苦恼的皺着眉头,想着明天又要怎样消磨时间,毕竟他不想烦着正在工作室埋头苦干的表志勋。

小分队回归在即,一收到所有歌Demo的表志勋变成了zico,导致李泰一已经好几天没见过他了。

表志勋不是没有找过他,但是作为一个比恋人年长的他再怎么说也是装一下体贴吧,敷衍了一下有点内疚的表志勋,说自己有约了热带鱼同好会的叔叔们聚会,让表志勋别着一直打电话来就掛了线了,反正表志勋这个傻瓜都不会发现自己说了谎。

啊啊啊啊啊,其实,李泰一也很想表志勋啊,可是...

“You’re so beautiful one girl 이런 Home boy 들이 할....”
刚接起电话,一把颇沧桑的声音传出来。

“哥!”

一听到是自家恋人那熟悉的声音,本来说要当个关心体贴年长恋人的李泰一,瞬间变成那个还在热恋中不顾一切的傻瓜。

“表志勋?我好...”

还没说完,李泰一立马把那句吞回肚子里。
不行,他在忙他在忙我不想他我不想他,

“哈哈,你干嘛打电话来了?你不是在忙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哥!”表志勋的招牌低吼。

“我想不到啊!我的脑细胞不够用了啊!我现在一句都想不出来啊!我都听了十几次了,一点概念都没有啊...”

李泰一听着他的低嚎,突然明显的听到“咚咚咚”的声音。

“啊!表志勋你不是在用头敲桌子吧?”

对面的声音猛地停了,好像是对李泰一说的话感到惊讶。

“你怎样知道的!”

“...”李泰一不禁在路边不顾形象的反了个白眼。

“....敏赫呢?”

李泰一还记得那个闪闪发光的电灯泡一直在表志勋打电话给自己的时候胡乱的发光呢?

“啊...哥他练舞都好久了就叫他先走了。”

“那你吃了晚饭了没?”

“啊....哥你一说起我才想起工作室还有杯面呢我先挂了啊拜哥木啊!”

李泰一刚想骂他几句,这个说自己虽然不是特聪明但不是傻瓜的表志勋就掛了电话,还加了个吻。
无奈的李泰一只能笑笑,收起电话,又踏上回家的路。

晚上人烟稀少的时候,李泰一才可以抬起头,不用看着那变成黑漆漆的世界。

他细细的看着深夜的首爾街景,即使右手没有那令人掛念的那温热感觉。
突然看到一个买泡菜饼的布帐马车,想起表志勋夜宵特喜欢吃的泡菜饼,脑里萌生出一个想法。